尧慎茗。

你好啊我是白菜。↓
这里尧慎茗。咸鱼一条。
文严重ooc。
第五人格/全职高手

-流星尾巴-21h/12h-0902快乐锋男生日快乐。

 是渣爆的21h。



-向流星许愿,说不定愿望就成功了哦。




  于锋还在训练营时,正好赶上了一次罕见的流星雨。黄少天兴奋不已,掏出手机给蓝雨一众人拨了过去。


“今晚有流星雨!速来小天台集合许愿了!”


  郑轩一个呵欠,显然是想睡觉却被揪了过来。“黄少啊你幼不幼稚啊,多大了还信流星许愿能实现。”吐出的话很是模糊,黄少天还是听到了“幼稚”。喻文州隔开黄少天和郑轩,扭头向宋晓询问。“于锋呢?他不来么?”“我走之前还看见于锋在训练营训练呢。”宋晓摊手回答。“诶诶于锋这么喜欢训练啊,看起来我们会有一个担任攻坚手的狂剑大大了?”黄少天插嘴,咧开嘴笑了笑。“那当然,他那么努力肯定会很厉害啊。”


  黑色的夜空冒出一丝橙黄,黄少天敏锐捕捉到,兴奋的手指着黑暗处,出声提醒众人。流星开始冒头了,一颗接一颗,快要成群,拖着长长的尾巴掠过朦胧的夜空,淡淡橙光也好似要照亮黑暗。月亮悄悄抹去身影,隐在乌云中,偷偷观察着流星们。


  众人无话,静静欣赏着这画卷似的美景。


  待于锋慢悠悠爬上楼梯攀上小天台,最后一颗流星俏皮的露了一下尾巴就欢快的溜走了。黄少天看起来有些懊恼,挠着乱糟糟的头发。“我应该去叫于锋上来的,真的是可惜了。”“我拍下了一点,一会我发过去吧。”宋晓笑眯眯掏出一个小巧的相机,“拍出来的没有意境!唉。”


  于锋好笑的上前拍拍黄少天的肩,可没把他吓死。“诶我说于锋你怎么那么慢呀,流星都没了你才过来,流星雨超好看啊,唉不知道下一场又是几年后。”“没事啊,至少我抓到了流星尾巴。”于锋一副不在意的样子。手机叮咚一声消息提醒,又看见宋晓正往这边看,看起来就是拍下来没有“意境”的流星雨了。“流星尾巴?你还真不怕流星带着你飞和太阳肩并肩翱翔?”那边安静的喻文州郑轩笑了几声。“好了好了。”喻文州挥挥手,“很晚了,都去睡吧,别影响明个儿训练了。”“遵命队长。”



   大概是吸了一波流星的好运气,第六赛季的冠军座位蓝雨险险坐上。“你看,我就说流星雨有用吧,哪个人说我幼稚的?站出来给你看看奖杯!”黄少天拍拍奖杯,严肃的看着蓝雨一众。“诶哟黄少别这么记仇啊。”郑轩哀嚎一声抱头往后嗦,一气呵成。“行了不教训你了,于锋这次打的太棒了啊!”“因为我抓住了流星尾巴啊,它带我上天带我飞带我膨胀了。”于锋笑呵呵的,“别让流星把你带进垃圾堆了。”瞬时房间里溢满了欢笑。



  于锋转去了百花。临走训练室的死寂气氛让于锋很不舒服,毕竟在蓝雨里,很舒服,很热闹,很快乐。“瞧瞧,你们积极一点啊,赛场上见咯朋友们。”他笑着摆摆手,离开了这个流星守护的地方。

  

  于锋到了百花,是邹远领着队员们来接他。他们一见面,先是邹远那深深的黑眼圈。


  瞧瞧,怎么这么没精神。他的压力真大啊...于锋心里默念。


  于锋主动介绍自己,笑着伸出手暗示邹远。小弹药回了个微笑,与大狂剑握手。



  于锋躺在属于自己的百花房间里。半夜了,楼道里却响起了拖鞋踢啦的声音。他想起来,确实在这听过一个传闻:有一个小精灵,它会半夜出现,拿走训练室的资料--但是白天资料就会端端正正的出现在训练室的桌子上,摆的很是整齐。


  不过不能有人去找小精灵,它会被吓走的。


  于锋提着胆子轻手轻脚开门跟上脚步声,到了训练室里一堵门却看见了邹远。


  怪不得会有黑眼圈也没有精神呢...


  于锋拉过邹远在训练室坐下询问缘由。“有时候我会搞不懂战术,就会半夜自己琢磨。”于锋挠挠头,“那白天你就直接问我们就好了,毕竟是大家一起制定的战术。”“嗯。”


真是个努力是孩子啊,那我也不能输给他,加油。



  百花很棒。蓝雨也是。



  百花进季后赛了。



  半夜,于锋倚在百花天台的栏杆旁,抬头凝望天空。满满回忆自己的职业生涯,也是由不得笑出了声。


 【我抓住了流星尾巴,既然有了运气加成,那我就要更加努力的训练,带领百花,带领大家,冲刺冠军!】


  【如果说我只有运气没有努力,那我就配不上曾经的冠军队一员,对不起最佳新人的称号。】


  【冲鸭百花。】




----以下不知道是什么但是我想加。【被打。】


于锋是什么人呢?


邹远:是个很好的大哥哥,训练很努力,比赛时鼎战术时复盘时都非常认真。


黄少天:是个很拖拉的人,流星雨都只抓个尾巴,瞧瞧我,怀里抱满了流星。但是这个人运气出奇的好啊我好气。


---结尾瞎bb。


  为了不让千加桑补位不让我进千加桑的黑名单,终于赶出来了。没眼看好差啊。

  我是生贺组粮最差的那个,文组里最短的那个。嘤嘤嘤。 


浅谈袁柏清。

个人理解,欢迎交流。


袁柏清他吧,出场机会并不多,给人的印象便是:呦呵,这小子还敢怼叶修。叶修是谁啊,堂堂荣耀教科书战术大师四冠选手荣耀第一人,袁柏清都敢和他怼,冲动的性格就显出来了。


袁柏清也是从训练营被提拔上来的。他被选上的时候,高兴的简直要把同他一起被选的刘小别给摇晕了。在训练营时,他还是个玩牧师、每一步都小心翼翼的小治疗,也有自己的偶像。见到方士谦时,也是忽的起身手撑着桌子一句“偶像”脱口而出,训练营的其他小孩都在笑他。刘小别在旁边,也是浅笑着看着袁柏清。袁柏清的脸显然红了一片,不知是见到偶像的激动心情还是觉得尴尬了,又小心翼翼的坐下了。他肯定给方士谦留下了印象。


袁柏清也没在意这些笑声,只是继续以高标准来要求自己。努力,前进,变强。


又在训练营呆了一段时间,方士谦突然找袁柏清,说要找袁柏清做徒弟。方士谦又是谁啊,治疗之神,魔术师王杰希的左右手,也是诸多玩牧师和守护天使的偶像。袁柏清自然是兴奋的不得了了,但是方士谦问他,“会玩守护天使吗?”“不是太好...我牧师玩的比较好。”方士谦突然笑了起来,“等你出道了,可是要玩双卡的啊,柏清。”


可是,突然而然,方士谦就退役了。袁柏清本想再多熟悉熟悉防风和冬虫夏草,和队友的配合,为了填补上治疗的空缺,只好急急忙忙的同刘小别一起出道。


袁柏清出道便担起了 很大的担子。新人,治疗之神的徒弟,新的双卡选手,这些便是第七赛季时经常伴随着他的词。


记者啊媒体啊微草粉丝们也很期待柏清,期待他能成为像他师傅方士谦一样强大的双卡选手。


但是,这个担子好重,压的袁柏清整天提心吊胆的。


他不能甩下这个担子,不能偷懒。比别人增多了训练时间,打电话骚扰他师傅,想要提高自己。


当刘小别问袁柏清,“为什么要这么严格对待自己?”袁柏清也只是笑笑,“因为,队长身上扛着比我重的多的担子,我不想他那么累,你也是,难道不是吗?”


他像是强烈光线下投射出的乌黑影子,默默无闻。虽略有冲动,但是非常细心,并不想让伙伴受累。


他的笑容带着一丝疲惫,但不失阳光与温暖。


袁柏清这个人啊,给我的感觉便是,阴暗的封闭空间中,撕裂出的小口中出现的阳光。